🍉一棵西瓜树🌴

【巍澜衍生|风远】灵魂伴侣,请查收

CHER:

林风x章远


灵魂伴侣au 但是有私设


都市传说皮 初恋陷儿的 流水账


有几句话双医提及


—————————




1.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是有灵魂伴侣的。


每个人和他的灵魂伴侣身上都会有相同的印记——只有他们彼此能够看到的、美丽的图腾。神有意地这样安排,以在人间播撒忠贞的爱情。


然而人类的欲望从不停歇。人们开始反抗,他们不满足于命运给予的爱人,希望拥有更多的选择。


神收回了他的印记。


时至今日,人们不再拥有灵魂伴侣的图腾。灵魂伴侣成为一个被津津乐道又遥不可及地都市传说。只有极少数的,神遗落的孩子,会在人生的某一个时刻,惊喜地发现自己身上漂亮的图腾。






2.


林风是一个不太在意感情的人,毕竟他很少拥有真挚的感情——亲情和友情都是,爱情更不必说。他觉得一个人很好,没有什么感情能比一个人听音乐带来更多的快乐。所以他对灵魂伴侣的事情并不在意,至少他以为是这样的。


林风十岁的时候,左手腕内侧出现了两条宝蓝色的线,在手腕纠缠延伸,埋进血管里。那时候线很浅,很好看。但林风不太喜欢——娘兮兮的,他自己这样想——并且觉得奇怪,他从没想过他这样不需要感情的人会成为天选的,有灵魂伴侣的人。




3.


林风转到海城上学的那天,站在公交车上听歌,思考怎么能在第一次自我介绍的时候拒人于千里之外。他看到了蓝色衬衫戴着同款耳机的,很好看的,章远。


林风惊奇地发现那两条线在微微发热。


是他么?如果是他,好像也还不错,林风这样觉得。


林风站在新的班级里,看到早上那件蓝衬衫的时候,心里跳起了一丝难以忽视的人喜悦。他鬼迷心窍地认真做了自我介绍,在章远左边的拥挤空位和最后一排的风水宝地之间,选择了他的爱情。




4.


林风坐到章远身边许多天,他们甚至还没熟络起来。男孩礼貌又疏离。他没有感觉吗?林风开始怀疑自己。


林风坐在章远左边。他想尽办法思考如何能让章远看到他左手腕上的那两条线。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对,他想到了最直接的,也是最愚蠢的办法,并胸有成竹毫无惧色地实践了它:他把左手划伤了,用小刀。划的位置巧妙,就在掌根,没理由章远会看不到那两条线。


小太阳同学果不其然乐于助人了,他把林风的左手拉过来给他清理,“傻不傻?还好伤口不深。这怎么弄的啊?”


林风一时语塞,他想起来他万全的计划里没有找借口这一个部分——他绝不能说出真相,可他一开始就没预料到章远会问,小孩怎么这会开始关心我了,林风愤懑地想。


“打架打的。嗯。”


好学生皱了皱眉,没说什么。给他把伤口包好就把他的手放了回去。




林风沉浸在柔声的责备和轻柔的指尖下无法自拔。


五分钟之后他想起来:他没反应啊?!


章远一直没有对他的手腕表达任何的喜悦和惊异。


林风觉得自己自作多情,那天手腕上那点温度兴许都是自己臆想的。




5.


他不再每天找章远问问题,毕竟章远看不见他的印记。


这样过了一周,他觉得怅然若失。如何都不舒服。


于是他去找了他堂哥何开心——优秀的归国心理学专家,他们学校现任医务室主任,心理辅导师,兼,校董。成天不在工作室却呆在学校,谁看不出他图谋不轨,林风对他哥的禽兽行径嗤之以鼻。


但是适当的咨询是有必要的。


果不其然,他踏进马卡龙色的心理咨询室的一刹那,就听见他哥浓情蜜意蜜里调油油嘴滑舌地调戏他们新来的校医:“谢医生我真的不舒服呀,你不考虑给我治疗一下吗。”手一路攀上脸红到耳尖的小医生的腰。


“何医生你…有…有学生来了!我先走了!”


何开心终于肯回头看一眼林风,并瞪他一眼以示不满。“自己人。这我弟弟林风,林风,这是你未来嫂子。”被谢南翔一巴掌拍在手上。


林风翻了个白眼,把他追逐灵魂伴侣的最新挫败讲给何开心。




“就章同学不是你灵魂伴侣呗?所以呢?你就不喜欢了?”


“喜欢啊!”林风答得理直气壮。


“那你找我我干嘛?回去追你小朋友去!”


“诶林风同学!唔…何开心你干嘛?!”谢南翔叫住他,却被何开心一把捂住嘴巴。


“没事没事,你可以滚了。”何开心松开谢南翔把林风打发走了。




6.


吊车尾林风同学花了一整晚上的时间用他的小脑袋瓜思考明白这件事:老子看上的就是老子的,不是灵魂伴侣又怎么样?和小远比灵魂伴侣都得滚。


做出决定的当即,他跳下床在柜子里翻找,刨出来一只护腕——他得把印记遮上,防止他真正的“灵魂伴侣”看到它。




章远第二天盯着他的护腕看了很久,看起来有些疑惑。


林风说:“打鼓伤到了。”


章远皱了皱眉,有些落寞地样子。“噢。”




7.




后来林风追到了章远。


他们像每一对中学时期的情侣一样,情窦初开,打闹,玩耍,挥洒汗水。


他们在上课的时候偷偷在课桌下将小指勾在一起。在图书馆自习的时候藏在书架后面交换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在晚自习之后空无一人的公交车上分享一个耳机,章远靠在林风肩上陷入梦境。


他会去看章远的篮球赛,静静地,在场边混在尖叫的小女生堆里看他笑盈盈地朝自己走过来。


章远会在鼓乐队表演的日子翘掉补习班藏在观众席里,鼓掌的时候把手拍得通红,大喊他名字,引来周围热火朝天的观众们一阵哄笑。


但他从来没提过灵魂伴侣的事情。




8.


高考结束了。


他们在林风家里厮混——从地板爬到到沙发再相拥着跌到床上。章远躺在床上看着林风跪在他身前,一路从锁骨亲吻下来,急迫地解他的衬衫扣子,却手抖得厉害,几番解不开。


章远摩挲他的手腕,不好意思直视他,另一只胳膊搭在额前挡住视线,他左手指腹林风的那条线条亮得发烫。


林风紧张得心都在抖,对他的抚摸乐在其中,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能看见啊?!”


“嗯。”章远显得窃喜又理直气壮。


“这…这不对。那你原来怎么…不是,那你的呢?!”林风捉住章远的手翻来覆去地看。 他处心积虑防戴护腕、追章远。章远突然告诉自己能看到他的印记,他觉得自己心里爆发的喜悦和不解缠在一起,几乎把他砸得头晕目眩。


章远不说话,把裤子蹬掉,撇过头不去看他,一只脚踩在林风颤抖的肩膀上往前推他,另一条腿不自然地分开,露出常年不经阳光洗礼的大腿。“你找它啊。这呢…傻子。”


同样一对宝蓝色的线缠在白皙的大腿内侧,亮得闪光。


“林风同学,你的灵魂伴侣,请查收。”




……



8.


林风躺在床上,打电话找何开心炫耀,说章远原来就是他的灵魂伴侣。


何开心:“可以啊小朋友。小远成年了吗你们就上本垒?”


“你怎么知道?”


“他印记不是在大腿内侧么?”


“你怎么又知道?!”


“小南是小远的哥哥啊。”何开心笑得得意。


“什么?林…林风同学你对小远做什么了?”电话里谢南翔的声音由远及近,“何开心是不是你教的!他们才多大啊!”


“我挂了何开心,你好自为之啊。”林风按掉电话,咬住旁边憋着笑发抖的章远的唇。




“和他们合起伙来骗我,可以呀章同学。”


“嗯…别…林风!”



9.


天亮了。


“小远。”林风揉了揉章远的头发,乱糟糟地炸在头顶。


“嗯。”


“小远…小远?”


“嗯?”


“你当时看见了我的印记,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你说你打架。”


“那是我编的...所以呢??”


“南南说何老师说打架的人听起来不靠谱。”


“你就信了?!”


“嗯。”


“那后来你干嘛不告诉我?”


“你后来天天戴着护腕,我以为你不喜欢我。”


“啊??啧…你们学霸都这么傻的吗。”


“嗯…大约是吧。”章远捏着林风手数他的手指,竟然认真地停下来思考了一会,朝他吃吃地傻笑。“不然南南能被何老师拐走?”


何开心在家打了个喷嚏。把睡梦里的谢南翔抱紧了些。






“小风…”章远捏一捏身边人的手指。


“嗯。”林风转过来,和他四目相对,近得呼吸都缠在一起。


“你大学…要去哪呀?”


“你去哪我就去哪。”林风伸头在他唇上印了一下,再把距离拉开。


“华清呢?”章远显得有点为难。


“去。”林风笑了。


“啊…”章远欲言又止。


林风知道他想什么,林风的成绩不差,都是章远教的,但是上华清还差了些。


林风拍拍他的手,起身翻下床,从抽屉里翻出来一张纸。“小远,高水平艺术团保送,了解一下?”


我早就在华清等你了,小傻子。




9.


“小风。”章远摸着对方手腕的印记。


“嗯。”


“真喜欢你呀。”


“嗯…我也是。”




谁会嫌星星太多,每颗星星都在太空中转动;


谁会嫌鲜花太多,每一朵鲜花都洋溢着春意。*




爱吧。






—————————


*选自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请再说一遍我爱你》







【巍澜衍生| 小皇帝x裴文德 】急召

CHER:

哎呦
声色犬马荒淫皇帝x重臣裴卿
先入股为敬

实话讲
小裴那一身飞鱼服
我实在想给他安一个锦衣卫指挥使

对不起我知道应当是刘瑾和石义文的厂卫天下
但是
皇帝x锦衣卫指挥使
也太好磕了吧
脑洞如下

——————————
“都下去!去,去给朕传裴卿,朕有要事商议!”年轻的皇帝仰卧在龙椅上,听着帘幕外淫词艳调觉得索然无味,头痛得厉害。

刘瑾散了歌女舞女,差人去请裴文德。

这是皇帝这个月第五次召见裴卿。

裴文德,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这是名义上的。每个人都知道他实在的职责——“掌锦衣卫事”。

锦衣卫历来都有,却从没有裴文德这样年轻当上指挥使的。前一任指挥使暴毙,小皇帝亲提裴文德上了正三品,前后两年竟真当真将他下辖的一众老奸巨猾的同知、佥事、镇府使治理得服帖。

锦衣卫指挥使直接向皇帝负责。
皇帝有事即召。

但近两个月皇帝召裴佥事,未免太频繁了些。
这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
前朝后宫流言传得沸沸扬扬。
说这朝野,就要有大震动了。

裴文德倒脚下勤快,一刻便到了,在阶下还没拜过皇上,就听见小皇帝喊他:“裴卿莫拘那礼数,且先上来,朕有要事商议。”

刘瑾在皇帝身边,早锻炼出这般眼力,带着侍卫婢女便退出了大殿。

“皇上…召臣有何要事?”裴文德皱眉。
指挥使生了一副好皮囊,又是裴相独子,多少贵胄争着抢着要将千金嫁到裴府。偏偏被挑上当了这么个职,吓退了不少莺莺燕燕,裴文德自己也没这心思,反倒乐得清闲。

“文德,你来!”小皇帝看不过他犹豫,踩下地下阶去拉他。

“皇上怎么又不穿鞋,这些天天气又凉了些,怎的这样不注意。”裴文德又皱眉。

“好,朕知道你关心了!”小皇帝拉着锦衣卫坐在阶上,笑得双眼明亮,伸手抚他一双剑眉,眼神顺着眉宇一路滑到双腿。
裴文德来得着急,还穿着他赏的那身飞鱼服。腰身箍的紧,现在坐在阶上坐得端正,好一把窄腰长腿,手感也一流的好。
这么想的,他也这么做了,环上肖想几日的腰,把僵硬的裴文德带进怀里。

“文德…几日不见你,朕想你了。”在他耳边吹气,这话说得刻意。

果不其然裴文德身上一抖,耳朵眼见就要染红。

“怎么你还这样怕朕?以后你常来,多了便不怕了。”腰上的手又向上滑去。

“不是…”裴文德羞得百口莫辩,又不知如何是好,由着他在自己身上游走。小皇帝又把不知道从哪个佳丽身上学来的手法用在自己身上,裴文德只这么一想,就觉得又羞又气。

…

又是两个时辰。还是在殿上,被当今圣上翻来覆去地折腾。
裴文德没力气挣扎,由他抱着歪在龙椅上,小皇帝如今二十出头,抽条得快如裴文德一边高了,龙椅不大,两个男人在上面显得拥挤。

小皇帝捏着裴文德一缕头发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玩。

裴文德喘匀气口,才哑着嗓子开口:“进来朝廷说圣上时时召见我,是要有大动荡了。谁能知道都是为这…”下面的话他说不出口,干脆截断话头探了口气。

小皇帝看他又羞得闭口,觉得有趣,又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裴卿是觉得,动——荡不够啊?”

“你——”裴文德气结,一时间礼数都忘了。

小皇帝又捉他话头:“裴卿不尊礼法,冒犯圣上,该当何罪啊?”语罢按住要起身的裴文德:“别动,逗你呢。”

“应州最近不太平,朕想着要去会一会这蒙古人了。”
“朱寿这名字如何?”

——————————

短打胡写
小皇帝不写名字是因为给先朝皇帝写同人太膈应
但最后两行太明显了
明眼人也能看出来是谁了是不

历史学得浅薄 也没看过剧
对小皇帝的都是个人理解 详情戳头像上一条
对裴卿也是
当作架空就好了

如有ooc 全算我的

给各位 拜个早年?

【朱白】WATCHING

CHER:

想要写芭莎北


第一人称注意


请勿上升真人


有一点意识流


—————————




这不好。


我的一股邪火,夹着戾气,师出有名地上蹿至大脑,在躯干里冲撞碰壁,灼烧我不规律跳动的心脏和空荡的胃。




他在晚会。


在聚光灯下如鱼得水,给各路媒体用光的反射把他收在存储卡里的机会,这些二进制数据会在屏幕上重新变成高清晰度的图像,被挂上微博,长按保存,衬在女孩们的手机屏幕里——哦,还有男孩,啧。




今晚是个小豹子。


暗纹盘踞在正装表面,价值北京十平米房产的小豹子立在他胸口,坠下来的银质链子还在晃,无辜地撩拨人。


胡须是被我压着剃掉的,三天前吧。又长出来了,被他自己放纵着。唇色不浅——天生的,但不可否认我的作用:压榨着他造成弹性形变。


他头发很燥,费了一番心思打理,压制在一个可控的膨胀内。就好像我要把理智从角落里刨出来戴上勒着自己。


金框眼镜,有人很喜欢。


领结歪了,小白。




快门脆响,人群尖叫,聒噪得使人不能清明。


他挥手,还挑眉,假意深沉。有人说像冯校长。


咧嘴笑了,还是小朋友。


可爱的精致,但应该是我的。别人怎么敢。


我在静默里咆哮。




走完了。


他推门,只打开一个他的横截长度,从一小段距离里钻进来半个身子。


哥哥!他笑了,扑过来。




我抱着他,暗纹的手感同我想的没差,只是比肌肤差些。不菲的配饰垫在我胸口了,我分神担心了一下它的安危——但是管它呢,不重要。


我一切的戾气顷刻间化为齑粉铺在心上,被他的鼻息驱走,我骂自己太没原则。




我在后台。


这很好。



【朱白】大哥和饲养员正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CHER:

锥龙火锅店老板x小熊猫饲养员


又名《成都爱情故事》


单口相声文学 嘴碎


笔者不是四川人也不是陕西人也不是湖北人,这些地方都只作旅游目的地到过,一切不可考证


胡诌 不要上升真人 麻烦了


—————————




序.


我奉了喜爱之人的嘱托,要给二位作传。然而这传产生的头一遭困难就在名目。因为算不得不朽之笔,就传不得不朽之人,况又塞不进哪部正史,于是不能唤作列传。题外话,饲养员本人的家族资产,兴许能把他托进世家里的——在封建社会。因为不分内外,又经了一个曲艺爱好者之手,那么,言归正传——大哥与饲养员正传。




壹.


朱一龙,男,1988年生人,籍贯湖北武汉,现居住地四川成都。锥龙火锅店的老板。长了一张惊为天人的漂亮脸蛋,火锅店人称大锅——不是,大哥。


白宇,男,1990年生人,祖籍陕西西安,现居住地四川成都。小熊猫饲养员。长了一副盘靓条顺的好皮囊,痴迷小熊猫,培育基地背地里人称小熊猫本猫——不是大熊猫宝宝,不是干脆面,是小熊猫,红的那个,xiě xiē哈。


朱一龙原是武汉的一名好青年,根正苗红无不良嗜好。脑瓜聪明和气温柔,却不喜欢学习。父母遂寻教育大师请教。


大师问:“小朋友有什么爱好没有?”


朱妈妈绞尽脑汁除了长得一般好看没想出什么过人之处,尴尬答:“爱火锅爱得痴狂。”


大师一拍大腿:“那就去做火锅吧!”


朱一龙倒也争气,把对火锅的那点爱发挥的淋漓尽致,入蜀学了几年摸出了些名堂,筹些钱开了家火锅店,店如其锅红红火火。


白宇是西安的有钱人家小朋友。偶然戳开一条视频,目睹毛茸茸物种的精灵姿态,从此踏入深渊痴迷小熊猫无法自拔。仗着家里有矿父母又宠,一路杀到成都当上了小熊猫饲养员。胆大心细人又天生亲和,深受小熊猫和培育基地哥哥姐姐喜爱,每天和毛茸茸软乎乎们腻在一起,亲亲抱抱举高高,走上人生巅峰。




è´°.


成都旅游必行项目:吃火锅、看熊猫。


锥龙火锅店的员工都是潮流中人,老板本人也是个颇有些想法的,它们决定在火锅店引入熊猫元素——来来来闲置着的电视屏幕都亮起来,播放熊猫直播。


大熊猫培育基地不止培育大熊猫,还培育小熊猫,于是其中一个屏幕直播专播小熊猫,好巧不巧,这个屏幕对着掌柜的收银台。


朱一龙原本并没什么兴趣,但架不住毛茸茸的红色小生物每天在面前晃,时时便被吸引了目光。于是就看到了小熊猫饲养员白先生——小伙子个高腿长,是个穿着饲养员工装围裙也遮不住的衣服架子,头发是顺毛软的趴在头上,时不时被他小熊猫朋友们弄乱了竟然也顶可爱的咋呼。戴着口罩看不全脸,漏出来的一双眼睛倒是让人过目不忘:一双笑眼含着水似的圆,对着他的毛茸茸们温柔得没边,被逗笑了就自己咯咯地耸肩轻笑。老板朱先生在自己没发现的状况下每天沉迷看男孩和小熊猫的互动,眼睛粘在上面似的无法自拔。


朱一龙没意识到什么,直到收银小姑娘举着手机来找他:“大锅大锅!你看我看着啥了!熊猫直播官方微博发了小熊猫哥哥的微博账号!”


朱一龙从账本里抬起头,呆滞地看她一眼:“噢。”


两秒钟之后:“——嗯?!咳咳…噢。”大哥企图保持最后一点高冷的尊严。


“你不是很喜欢他的吗!你看他没有口罩更好看呀!”


朱一龙终于看了一眼小姑娘的手机。


完了。春水初生春林初盛火锅十锅不如他。前三十年的爱好突然就被一张胡子拉碴的小脸取代了地位。火锅本锅都觉得不服。


他叫白宇呀。朱一龙先前想象过无数种亮晶晶眼睛下该有的另半张脸,断没想过他会蓄胡子。可是朱一龙无可救药对这张看着比自己年龄大的脸心动了。




叁.


白宇图谋不轨很久了。


网瘾少年一到成都,就发现了微博上火得一塌糊涂的锥龙火锅店,火的原因在色香味俱佳之外,还有官方微博每周更新的老板美图——朱一龙自己知道这事,他知道自己扔在大街上也有张普通好看的脸,既然能招揽生意,就由着店里小姑娘们折腾去了。


朱一龙对自己有点误会,白宇对他没有。普通好看都是他自己想的的。刀削斧凿的好骨相配上温柔的眉眼上翘的唇。白宇腻在每一张长按查看原图并保存的照片里,分分钟连两个人的婚后生活都脑补出来了,罪过罪过。


但是他从来没去过店里。倒不是他胆子小,一来刚到成都确实没什么太熟的人,二来火锅店在市中心,离他的熊猫基地实在是远了那么点。


于是本来对火锅兴趣不大的胃病患者大方地关注了火锅店,抚摸小熊猫之余就冷淡地看着火锅店推送美食。只有老板的姿色被挂出来示人的时候才不甚大方地点上一个小赞。




肆.


朱一龙发现了白宇的微博之后,拿出来自己的手机没犹豫的点了一波关注。白宇在微博上以小熊猫奶爸的身份小有名气,朱一龙觉得也不多他一个僵尸粉,大大方方地关注点赞评论一溜够,心满意足地接着看账本。


白宇那头刚刚从小熊猫堆里逃出来,打开自己的手机就炸了锅。


“你关注的@锥龙火锅店 关注了你”


“@锥龙火锅店 点赞了你的微博…”


“@锥龙火锅店 评论了你的微博:很可爱”那是一条他和小熊猫互动的视频。


他一阵狂喜,有一种自己被美人店长翻牌子了的激动认知,又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发现觊觎他了,于是努力地安慰自己,这一定是火锅店员工登错号码了。


事实是,他被美人看上了,而且是美人自己登错号码了。


朱一龙当天晚上回到家,一直觉得心情愉悦,又想起来要打开微博看看小熊猫男孩。


接着他就收到了收银小妹妹的微信:“冲鸭大锅!我们挺你!”


“嗯?”


“看微博呀!”


他胆战地按压黄色的图标,一个认知让他险些没拿稳手机:白宇其实关注了他的火锅店,并忠实地给他的每一张照片点赞。接着另一个认知让他差点把手机砸在脸上:他今天的一系列痴汉行为,都是挂在火锅店官方微博上操作的。


他觉得自己心率飙升,肾上腺素激增,脸不能比红油火锅还要红了,简而言之,无地自容了。




伍.


白宇没敌过基地哥哥姐姐的拉扯,下了班换了工装就被拽到了锥龙火锅店。他倒不是害羞,只是觉得胡子拉碴一头乱毛去见美人店长有点不大体面。


他们踏进去的时候,朱一龙不在前台,他放心地吐了口气。但是前台小妹妹的轻声惊叫和店员们的窃窃私语让他觉得有什么不对。


朱一龙一直没有出现。


白宇在安心之余竟然生出些他自己不乐意承认的遗憾。


火锅确实好吃,不是个火锅爱好者的他也放纵自己大吃特吃,吃完又添了个冰淇淋觉得人生圆满。


朱一龙看到他了,比照片上更高更瘦,乱毛很可爱,让人很想摸一摸…就像他抚摸小熊猫软软的耳朵一样。他骂醒自己,觉得再一次无地自容,所以躲在后厨美其名曰进行检查,切菜的男孩调侃地瞥他一眼:耙耳朵。然后切完菜乐呵呵的出去哄收银妹妹玩了。


朱一龙觉得有什么不对。


直到一排店员姑娘小伙兴高采烈地在白宇面前一字排开:“大嫂!这一顿给您免单!”“不是!您来几次都免单!”朱一龙和白宇同时意识到他们误会了什么。


朱一龙瞪了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后厨小伙子,冲到白宇面前:“你是白宇吧。对不起他们误会了!如果给你带来什么困扰非常抱歉!是我的错误!我会取关您再也不打扰您的!”一串话说完红晕一直飞到耳朵见,定定地看着白宇。


白宇张着嘴抬着头,手里还举着吃了一半的冰淇淋,伸舌头舔掉嘴上沾的奶油,嘴唇沾了一层红油,殷红得像涂了唇膏,在灯光下还泛着光。接着他“一不小心”看到美人店长的喉结滚动了。


“啊…没事没事,心意我领了,没必要免单啦。”


朱一龙的神情暗淡下去,他所谓的缘分到此就要尽了,他和白宇,从来不过是隔着一个屏幕的观者与被观者,毫无关系的火锅店老板和小熊猫饲养员。


白宇犹豫了一下,厚着脸皮又补了一句:“就是那个…你们大哥,能不能也领走啊?”


店员们面面相觑。


“可以,特别可以。”朱一龙抬起头,眼睛里的光闪得耀眼。


后厨小伙子终于又切完两盘菜不紧不慢地跑出来,眼见这大阵仗,接走了表面呆滞的收银姑娘——姑娘内心旋转跳跃觉得自己搞到真的了——又瞥了朱一龙一眼:“耙耳朵。”




陆.


朱一龙和白宇后来确乎是在一起了。


收银姑娘登上官方微博。


@锥龙火锅店:@白宇WHITE  我们大嫂。


配图是一张俩人的合照,笑得傻兮兮。


白宇真的成了火锅店的常客,不,是店主家属。他也真的顿顿去吃都免单。后厨总会被压榨着给他做些不应该在火锅店出现的菜品,更多的时候朱一龙会在家做好饭去接他。被朱一龙好吃好喝地伺候着,白宇连着脸带小肚子都圆润了些。


朱一龙买了一张熊猫基地的年票,每天下午迎着晚高峰去接白宇。到得早了还能看见白宇抱着小熊猫亲亲摸摸。心化成糖水的同时当天晚上还要把这些动作原样重现在白宇身上。


白宇晚上枕着他肩头,长腿去勾他的腿:“你怎么总拿我哄小熊猫的那一套对付我!”


“嗯。”理直气壮。


“多羞耻!”他撑起来看他。


“你可爱。”平静如水。


“嗷!”他学着小熊猫扑过去,倒在他怀里。


“哥哥,不是说四川男人耙耳朵吗?”


“我不吗?”朱一龙的声音终于起了点波澜,自己宠小朋友宠得不够吗。


“你还狡辩!你总折腾我!我都说了不要你还…”小朋友抗争的时刻到了。


朱一龙叹口气笑得柔和,白宇看着他愣了愣。


“我是武汉人呀小白。”


“嘶——你耍赖!”




柒.


他挽着他的衣袖,他把手插进裤兜。*


收银妹妹跟在后面偷拍:咔嚓。忘记关声音了。


切菜小伙拖走小女朋友若无其事。


他俩回头,笑。




后记.


给这二人作传,觉得不甚感慨。便要效仿太史公曰些之乎者也。


这世界多少人呢,纷纷扰扰的。大哥和饲养员在千万亿个人里面相互遇见,是无常里的机缘还是必然呢。


成都很好,慢又静。慢到让他二人找到彼此,静到能让他们享受彼此。


欢喜不必要太沉重。他太喜欢他,喜欢得红油火锅失了香气。他又太喜爱他,喜爱得小熊猫都不如他可爱了。


爱情的主旨是彼此讨好。*


承蒙你出现,不劳费心,你站在那里,就讨好了我。




—————————


*前句改自赵雷的歌曲《成都》


*后句引自莎士比亚《爱情的礼赞》


开头谬用了鲁迅先生《阿Q正传》的想法


希望喜爱之人自行来认领一下ta的点梗

【朱白】审丑

CHER:

幻乐居x白玫瑰北


片段灭文 ç¬¬ä¸€äººç§°æ³¨æ„


请勿上升真人,麻烦了




——————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我被他按在暗巷的墙上,肩胛骨有点疼。


衬衫脏了,新换的,可惜了。


他凶猛地抬头,眉头压下来,眼睛深得像潭水,死寂下面是汹涌的愤怒。


睫毛真长,真漂亮。






他看到我了,连续三天,我确信。


但是他假装他没有。




生在一个马戏团里,我穿白衬衫白西服,我是个异类。




所有的人为着一个铜子儿在台上喧闹。而我,只要挥霍掉我的青春,等那个人死去,继承大把沾着血泪的钞票,然后再去挥霍我的中年。




马戏团是一个捞钱的良所。没有良心,没有善意,只要靠着盘剥他们,那个人就可以拥有一切——这一切以后就是我的。




可是我不喜欢。


不喜欢老虎钻火圈,不喜欢鳄鱼被拖拽,不喜欢大象被鞭打,不喜欢女孩们被动手动脚。


不喜欢他画小丑妆。




被称作丑,他很好看。


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除了我。


我瞥到他从阁楼伸出头,惊为天人的漂亮皮囊。于是我开始去看他,每一天每一场,成为最早入席最晚离场的忠诚观众。




她们说,我是这个地方最干净的人。


最干净的人疯魔一样,上瘾着痴狂着,每天来看这里最遭人鄙夷的角色。


我真喜欢他。






我被他按在暗巷的墙上,他凶猛地看向我。


“你不喜欢我么?”


“离我远点,你太干净了。”声音真好听。


“你尽可以弄脏我啊。”


我吻住他染着殷红油彩的唇。




——快把灯吹灭吧,别再迟疑, 


让我们躲入黑暗深处……*




——————


*开头诗段选自闻一多《死水》


 ç»“尾一句选自波德莱尔《恶之花》




题目由来,一是情节概要,二是因为这两首诗。



【巍澜衍生|樊伟x谢南翔】诱拐者的自白书

CHER:

又名《一树梨花压海棠》


樊伟/谢南翔


第一人称注意 


12岁年龄差


把三观不正爱情故事写成了温情故事的4k短打


—————————        


      è°¢å—翔没好好学语文,这我清楚,不然他也不会萌生并实施把自己名字挂在“一树梨花压海棠”后面的奇怪想法——显然他不知道苏东坡写这诗是由于张先做了什么。


后文走石墨——诱拐者的自白书


      è°¢å—翔不是一个电影爱好者,这我也知道,不然他也不会把自己的名字挂在“一树梨花压海棠”后面,显然他不知道亨伯特和洛丽塔。        


      å°±åƒæˆ‘和他。        


      æˆ‘看着他,看了又看,我知道就像我知道我必死无疑那样清楚,我是如此的爱他胜过我所看到的所能想象到的地球上的任何事物。        


      æˆ‘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æ™šå®‰ï¼Œæˆ‘的小朋友,小男孩,小猫,禁果。        


      æˆ‘的洛。


—————————


没有什么敏感直接描写,但是被lof屏了


所以走石墨了,麻烦了


真叫人头大